地图搜店 | 3G版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拆迁户网上发帖告官员敲诈逼80岁老人喝农药
[ 编辑:admin | 时间:2014-10-19 08:22:41 | 浏览:124次 | 来源:南方农村报 | 作者:NN053 ]
分享到


网站的网贴截图,部分网站的录音已被删除


网站的网贴截图

廖泽旺全家暂时在9月25日拆违行动中拆掉的平房原址搭棚生活

南方农村报讯 “湛江(市坡头区)官渡镇一所长向村民勒索红包,逼80岁老人喝农药。”9月28日以来,该帖子在天涯、中华网等各大网络疯传。帖子称,广东湛江官渡镇高山村白石垌村村民庞其兴,于1985年在白石垌村犁田嘴岭(即金垌石场西北面)地段建了一平房养鸡养鸭,后来,又与其女婿廖泽旺在平房旁边租了十几亩山地种果树。9月25日,平房遭到政府人员强拆,庞其兴喝农药抗议。事情发生前,官渡镇司法所所长多次致电廖泽旺,向其勒索2000。帖子还配上了数张图片和一段音频。

10月16日,官渡镇政府及帖子提及的官渡镇司法所长林进堂向南方农村报记者表示,网络上的音频为捏造,镇政府已经报案,公安机关已介入调查。

但,廖泽旺回应,帖子确为他委托别人放上网的,其中的录音是真的,他没有、也不敢捏造事实,污蔑政府工作人员。廖泽旺说,他不敢见政府工作人员,怕他们拿到他的录音后毁掉;镇府、林进堂还多次托人要求他删除网上的录音。

网友发帖指所长敲诈

镇府否认未网上回应

官渡镇党委委员梁琳妹是较早发现上述网帖的政府官员。梁回忆,9月28日晚8时许,她在朋友圈看到了帖子,便立即将情况向官渡镇镇长李开河进行了汇报,并将网帖转给了他。随后,李开河马上打给官渡镇纪委书记何世荣,要他问清楚帖子中的音频是否属实。

10月16日,林进堂告诉记者,接到何世荣后,他很震惊,也很气愤,“不知怎么回事,搞了这么一段音频?”

回家后,林进堂听了录音,然后向李开河汇报,“录音里那个人不是我。(我)没有做过那样的事,也没有说过那样的话。”

梁琳妹说,9月29日上午,镇政府向官渡派出所报了案。官渡派出所一负责人告诉记者,接报后,警方便展开了侦查。目前,坡头区治安大队牵头,成立了工作组,工作组包括官渡派出所的一位民警,“案件正在侦查中,没有最终定性。我们怀疑这个音频是假的,还请省(公安)厅的专家来做鉴定。”

9月29日下午,官渡镇政府把帖子反映的情况,形成书面报告《官渡镇关于依法拆除高山村白石垌村廖泽旺果园违章建筑物的情况说明》(以下简称《情况说明》),向坡头区委宣传部和区府办进行了汇报。

10月16日,坡头区委宣传部宣传股一负责人说,他们收到《情况说明》后,并没有在网络上进行回应,“要等公安机关的调查结果。”

坡头区府办收到《情况说明》后,是如何应对的?10月17日,坡头方面回应,称区应急办(区府办下设的机构)获悉相关情况后,及时向相关领导报告,并协调职能部门介入调处。

《情况说明》指出,9月28日,在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的挑唆下,廖泽旺通过他人在网络上大肆捏造事实,颠倒黑白,造谣惑众,炮制所谓的“镇司法所所长林进堂敲诈勒索”的录音(声音和口音均不是林进堂本人),诬告林进堂向廖泽旺敲诈勒索2000,逼庞其兴喝农药,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给林进堂带来了严重的伤害,严重破坏了我镇党委政府的形象。我镇已将此事举报到公安等有关部门,目前案件正在依法侦查中。

梁琳妹说,镇政府作出上述认定,主要有两点依据:一是林进堂否认录音非他本人;二是,镇政府多位工作人员在办公室听过录音,确认录音中的声音并非来自林进堂。

既然已经定性,为何不在网上进行回应?对此,梁琳妹说,由于公安机关已经介入,音频也拿到省公安厅鉴定,没有形成最后的调查结果,所以镇府没有回应。但她表示,此前有媒体来了解情况时,她也给了一份《情况说明》。

梁琳妹说,除了上述措施,镇府还通过其他人,叫廖泽旺删除网帖,以消除影响,“但他始终不肯回来面对镇府和林进堂。”

林进堂证实,他让高山村干部带话廖泽旺,让他赶快到派出所把事情说清楚,将负面影响降到最低,“早点(把网帖)撤下来,这样对大家都好。”

10月16日,记者查阅网站发现,有部分网站的音频已被删除,但廖泽旺否认他删了网帖中的音频。廖泽旺说,网帖发出后,很多人打找他,希望他把帖子删了,“再回去商量其他事”。

但自9月28日以来,他没有面对派出所和林进堂,“我怕他们骗我,把(我)手头的证据拿走后就毁了。那样的话,我什么都说不清了。”

房建10年被指违建

八旬老人喝农药抗议

网帖事件缘于9月25日官渡镇政府的一次拆违行动。

被拆的是庞其兴和廖泽旺的位于金垌石场西北面的果园和果园内的平房。果园用地是2003年从白石垌租的,租期20年。距平房约100米的地方为金垌石场,该石场2011年取得采矿证,2014年2月正式投产。

由于距石场太近,廖泽旺的果园和平房需要搬迁。廖泽旺说,一开始,石场负责人便与他谈补偿,价格由30万增加到60万,最后老板出价85万,但廖泽旺要价180万,“50万给我岳父(平房有部分为其所有),另外130万,我要用来买套房子。”

梁琳妹说,金垌石场的租金是白石垌村的主要经济收入,廖泽旺这样做损害了村民的合法权益。《情况说明》显示,6月25日,白石垌村小组和高山村委会分别于6月25日和8月10日向镇政府书面请求维护其权益,将廖泽旺的违章建筑予以拆除。

经过相关部门认定,廖泽旺的平房是违章建筑。7月7日,镇政府向廖泽旺下发了《责令停止违法建设施工通知书》;8月22日,镇政府再次下发限期拆迁通知。

平房被认定为违章建筑,廖泽旺不服气。他说,平房已建了多年,“没有石场,我的房子住一千年都不算违建。镇政府这样做,完全是报复行为。”也因为如此,廖泽旺没有执行镇政府的通知,自行拆除平房。

梁琳妹说,9月25日上午,官渡镇政府在征得坡头区政府同意后,牵头区执法局、官渡国土所、官渡司法所等部门,组织力量对廖泽旺果园的违章建筑进行拆除。在拆除过程中,庞其兴喝农药抗议。

10月16日,躺在湛江市中心人民医院病床上的庞其兴告诉记者,政府人员一到果园,便将廖泽旺夫妇、他儿子等年轻人控制,“见到年轻人被抓了,我就慌了。”

庞其兴说,当见到政府要拆房子时,他跑到房内,随手拿了一瓶农药喝了部分,“我跟他们说,你们要拆,我就喝农药。”庞其兴告诉记者。

《情况说明》显示,在进行人员劝离时,庞其兴手持一瓶农药向执法人员洒泼,在农药洒泼将尽时作势要喝,执法人员将其控制后迅速送往湛江市中心人民医院。经检验,庞其兴中毒症状轻微,院方已进行了对症治疗,目前已无大碍。

梁琳妹说,庞其兴喝农药后,分管卫生的镇党委委员陈林生第一时间叫了官渡镇卫生院的救护车,将其送到湛江市中心人民医院,并且一直陪到第二天。庞其兴的医药费由镇政府支付,“当时,镇政府拿了一万现金。至今花了多少钱,我不太清楚。”

拆迁户接到离奇

所长否认致电拆迁户

然而,事情并没有因此而告一段落。

廖泽旺说,他家平房被拆后,他到处寻找帮助,希望将事件曝光。后来,有人愿意为他提供帮助,问他有没有相关证据。他便想起“官渡镇司法所所长勒索他2000钱”的录音。

对于录音的来源,廖泽旺说,7月8日晚上10时许,一个男子用号码为“139262494XX”的打给他,“他说,他是司法所所长林进堂,这个是他的私人号码,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打这个给他。”

“此前,我跟林进堂面谈过好几次。声音一听就是他的。”廖泽旺说,7月9日早上8时许,上述男子又用同一号码打给他,“他要我拿2000送给他,用信封装好。”廖泽旺觉得很奇怪,便将该通话录音。此前,有亲戚告诉他,在处理补偿的过程中记得拍照片、视频以及录音等,进行取证。

廖泽旺向记者提供了一份名为“通话录音 139262494XX 001.amr”的录音。录音时长两分五十六秒,为两个男子的粤语对话。录音刚开始,一男子说:“不是,我什么都没准备好,临时临急的领导就来了,你来的时候帮我带2000过来,中午或者到时候拿回去给你。”该男子后来又说:“是这样,你听我说,我和领导约到中午见面,说来送点烟送点酒。但是,他今天早上那么早就过来,我什么都没有准备好,所以这两千是我借你的,不是什么违法的事,呵呵。”

在多次被另外一男子拒绝后,说要带钱的男子显得不耐烦:“你怎么这样啊?这些都不帮忙?算了算了,可以了!你以后不要找我就可以了。”

廖泽旺说,录音中一男子为他本人,另外一人是林进堂。对于对方给他的目的,廖泽旺表示不清楚。“让我用信封装钱给他,很可能是想以行贿的名义当场把我抓起来,让我服软,这样就好谈补偿问题。”廖泽旺猜测。

林进堂否认上述录音中的另一个男子是他。林进堂说,他只有一个“138225839XX”的号,“我月工资3000多,怎么会要他2000?而且,现在纪律那么严,我很清楚这个事不能做。”

廖泽旺说,平房被拆、岳父喝药后,他把前期所有的证据包括拆违当天的照片、视频和名为“通话录音139262494XX 001.amr”的录音交给上述提供帮助的人,委托他上传至各大网络,“听说这样可以引起上级的重视,才能处理好我的补偿问题。”

于是,各大网站的“湛江官渡镇一所长向村民勒索红包,逼80岁老人喝农药。”帖子便出现了。

本文来源:南方农村报 作者:黄进 责任编辑:NN053
】 【打印繁体】 【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上一篇]男友谎称患重病急需用钱女友卖淫.. [下一篇]西安女孩老师嫌4岁调皮将其强拖到..
相关栏目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